阿里網易互授音樂版權 “不筑墻” 的音樂行業接下來要怎么玩?

2018-03-07 09:49:34

今日,阿里音樂與網易云音樂共同對外宣布,雙方達成音樂版權互相轉授權的合作。一方面,阿里音樂將滾石、S.M.、BMG等三家音樂版權轉授給網易云音樂;同時,網易云音樂將天娛、愛貝克思(avex)、豐華、華研國際等四家音樂版權轉授給阿里音樂。

而就在一個星期之前,由于蝦米與華研國際的音樂授權合約到期,轉由網易云音樂與華研牽手,外界還猜測不斷。今天的消息證實,結局似乎皆大歡喜。

值得注意的是,這一次變動,或許能為行業重新洗牌。因為阿里音樂與網易云音樂版權合作之后,國內三大音樂平臺已經實現了版權互換,業內普遍認為版權和曲庫將不再是音樂行業的壁壘,新戰場將集中在更深層次的生態運營。

在過去五年,國內的音樂市場曾經歷兩次快速變革。第一次發生在2015年,國家版權劇發出“最嚴版權令”,各家平臺上220萬首未經授權的作品立時下架,音樂行業也開始加速整合:2015年12月,百度音樂宣布與太合音樂集團合并;2017年1月,QQ酷狗酷我音樂合并落地,正式更名為騰訊音樂娛樂集團(TME)。

但開打的版權大戰,很快帶來了“壟斷危機”。2017年5月,騰訊音樂娛樂集團獲得環球音樂中國大陸地區的獨家代理版權,業內流傳的花費高達3.5億美元,騰訊就此成為大陸地區唯一與全球三大音樂集團達成合作的公司。

行業的后來者網易云音樂在2015年與騰訊達成了版權戰略合作,但也因此受制于人:2017年8月,在第二次爆發與騰訊的版權之戰后,網易云音樂中騰訊轉授的歌曲大規模下架,盡管官方稱下架作品僅占曲庫的1%,卻包含了BigBang、IU、PSY、陳奕迅等當紅知名歌手,導致網易的部分用戶遷移到騰訊。

蝦米的情況相對好一些,擁有BMG、滾石、華研、相信等唱片公司獨家版權。但對于普通用戶來說,在使用頻率超高的在線音樂領域,卻不得不選擇同時下載多個APP。

這觸發了國內音樂行業第二個轉折點:版權大戰的終結。去年9月,國家版權局約談了騰訊音樂、阿里音樂、網易云音樂、百度太合音樂主要負責人,提出“當前網絡音樂版權市場出現了一些問題,哄抬版權授權費用、搶奪獨家版權、未經許可侵權使用音樂作品等現象”,還重點提到,要求如上公司避免采購獨家版權,全面授權廣泛傳播音樂作品。

很快,騰訊與阿里實現了版權互換,蝦米音樂獲得了包括環球音樂、華納音樂、索尼音樂等三大唱片的歐美版權,杰威爾、林暐哲音樂社、福茂唱片、時代峻峰等華語版權,YG、CUBE等日韓版權;而TME旗下的QQ音樂、酷狗音樂、酷我音樂也拿到了滾石音樂、相信音樂、華研音樂等華語版權,以及BMG的歐美版權(也有部分華語版權)和SM的日韓版權。但阿里音樂的態度很微妙,阿里音樂CEO、阿里大文娛秘書長張宇(花名語嫣)在“諸神之戰”中曾明確表示,阿里音樂未來的發展方向是“廣積糧,不筑墻”。

彼時,在AT“圍剿”之下的網易云音樂確實受到了影響,根據獵豹數據,2017年9月盡管云音樂的滲透率保持平穩,但新增安裝用戶在該月份明顯出現拐點,此后開始小幅度下降。

不過,興許是大環境對壟斷的遏制,網易云音樂在今年2月終于與騰訊破冰,在國家版權局的推動之下,相互授權音樂作品,達到各自獨家音樂作品數量的99%以上。有趣的是,據騰訊音樂表示,在此之前,騰訊音樂對網易云音樂的獨家授權已經達到96%。這次的轉授合作,只是在原有基礎上再增加4%左右。但正是這看似不多的4%,曾帶來用戶的劇烈變動。

今日云音樂正式與蝦米達成版權合作,標志著國內的在線音樂行業已經進入了下一個階段。在掌握著相似曲庫的三家平臺中,深度開發泛音樂消費市場或許是未來決勝的賽點。

目前最有效的消費模式之一是數字專輯,從這點來說,騰訊無疑具有最大優勢,2016年7月,QQ音樂總經理吳偉林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,會員付費收入就已經超越廣告收入,成為 QQ 音樂最大的收入來源,而最新數據顯示,QQ音樂付費綠鉆用戶累計超過1.2億。據公開報道,騰訊音樂已于2016年下半年開始實現全面盈利,2017年凈利潤超過16億,2018年預計凈利潤還會翻番。

蝦米的潛力則在音樂服務的提供上。今年優酷的超級網綜《這!就是街舞》有不少舞曲,蝦米就在每期節目上線后的第一時間制作節目舞曲歌單,作為阿里大文娛的核心板塊,優酷是否能成功導流,對蝦米意義重大。此外,蝦米也試圖利用阿里的電商基因,為自己的音樂庫存找到各種線下場景,完成后臺聽歌播放向前臺多樣化場景消費的遷移。之前其曾聯合生活服務平臺口碑進行雙十二活動“美食造音趴”,據蝦米數據,參加的年輕音樂人取得了超過百萬元的收入,參與合作的線下商家最高則拿下增長十倍的銷售額。在生態之戰里,背靠阿里的蝦米至少具有了攻擊對手的矛。

網易的路子要小確幸一些,在去年的大戰中,云音樂為自己謀劃的后路是做成內容社區產品,比如上線知乎大V采銅的付費課程《采銅·好書精讀》,定價99元/年。目前云音樂暫時走出了版權困境,其提供的小而美的付費產品卻不失為新增長點的可能。去年,網易云音樂還上線了一波與音樂相關的付費電臺,相比其他類型的節目,音樂知識類電臺效果較好,某電臺付費章節播放量最高達到12.7萬。

不管是騰訊還是阿里,在去掉了版權的護城河之后,他們都要意識到網易云音樂會是一個強勁的對手。盡管去年QQ音樂也做了12周年的品牌快閃,先將“陪你聽全世界”具象化,后又與優衣庫跨界合作推出了“衣·樂人生”,但對于用戶來說,把音樂當成產品來做的云音樂似乎更能擊中他們內心。

而在輿論場里缺席了許久的蝦米,在宣布與網易云音樂達成版權合作的同時,也難得地發聲了:公布了自己“尋光計劃”四年的成績單,并將在本月推出第二季“尋光計劃”音樂人首張個人專輯系列,包括SHAWEE、方拾貳、鄒施如、GALI、KWORLD、WAV、何小河、未來星、阿圖什沖浪男孩、SARAH。

據蝦米稱,截止今年1月底,這十組音樂人歌曲試聽量、粉絲數在平臺增幅達到800%~1900%。此舉或許是蝦米意識到了云音樂在獨立音樂人召集上帶來的壓力。盡管蝦米是國內最早嗅到氣息的,但目前的網易云音樂已有一批如謝春花的年輕音樂人在瓜分用戶。

過去五年,國內在線音樂行業逐步建起了版權的高墻,如今又親手把它一一拆掉,這或許正是互聯網的神奇之處。下一個五年又將怎樣開打我們還不清楚,唯一能肯定的是,音樂生意并不會變得更好做,因為它需要更大的想象力才能觸達用戶。

(來源:界面新聞)

中國-深圳 中國風險投資網--風險投資的門戶網站 1999 - 2015 中國風險投資網  版權所有 粵ICP備15002753號

中國風險投資網法律顧問由廣東創暉律師事務所獨家提供

3d组三倍投计划